【转载】年纳税800万明星水泥企业轰然倒塌

央视财经(《经济半小时》)这是来自一位水泥老板的独白。

“我叫梁占绪,今年65岁,从事水泥加工已经27年,在这27年之中,我也曾经辉煌过,也曾经吃过不尽的酸甜苦辣,随着形势的发展,我也深深的感觉到水泥产能过剩所给生产经营带来的压力,眼前这片废墟就是我曾经的生产车间,虽然车间没有了,但是我也在努力寻求新的转变,现在我唯一牵挂的就是,把这个补偿金到位了以后,给职工发放,也就了却了我的心愿。”

 一位水泥老板的哭诉:“奋斗了一生的企业,就这么变成了一堆垃圾”

凤城水泥有限公司,一家年产能80万吨的水泥企业创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曾是当地的明星企业,鼎盛时期有八九百名职工,每年上缴利税800多万元。就是这样的一家企业,为什么会在2016年初被关停拆除了呢?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1

河北凤城水泥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占绪:“咱们为什么这一次这样办,因为国家有政策,要化解过剩产能,所以咱们从这个产能上咱们也清楚,市场竞争比较激烈,也主要是产能过剩带来的。”

作为水泥去产能的重点区域,2014年,河北省推出《河北省水泥产业结构调整方案》,在“十二五”期间超额完成国家下达淘汰落后水泥产能任务的基础上,到2017年熟料产能控制在9000万吨以内,水泥产能控制在22亿吨以内,与京津冀的环境承载能力、市场需求相适应,产能利用率达到合理水平。具体而言,2016年,河北省水泥产能去化任务是150万吨,到今年9月,已经全部淘汰完成。其中,石家庄市提出了2016年淘汰水泥产能80万吨的目标。

河北省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:在这个区域再大量存在这么多水泥企业已经不现实了,尽管历史上做出贡献,但是考虑到长远发展,必须淘汰。

实际上,最近几年,由于产能过剩给梁占绪的水泥企业带来的经营压力,已经十分明显。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2

河北凤城水泥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占绪:“2015年,最厉害的时候,就开工我就开不了了,那时候水泥的价格200(元每吨)以下了,几乎就是处于在崩溃的边缘了,如果你搞得好200块钱不亏损,你搞得不好200块钱就亏损了,所以几乎到了,甚至就是说最严重的时候,一吨水泥就是赚一块赚五毛,就是那个程度了,已经感觉到了产能过剩了。”

2015年,梁占绪的凤城水泥有限公司,被列入石家庄市淘汰水泥过剩产能名单。2016年初,这家有着30多年历史的水泥企业,被关停拆除。

河北凤城水泥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占绪:“一想自己也奋斗了一生的企业,就这么夷为平地了,夷为一堆垃圾了,当时也是痛哭一场的。1997、1998,那时候形势最好,那时候几乎我一年上交税金就800万,我不低于800万的。”

这家历史悠久的老牌企业,承载了当地几代人的记忆,也给当地的工业发展和建设作出过巨大贡献。然而曾经的辉煌,如今都已成为历史。面对去产能、调结构的严峻形势,当地政府不得不痛下决心,对企业进行关停拆除。

现在,这个曾经占地面积120亩的水泥厂,已经基本拆除完毕,只剩下三座水泥圆仓矗立在瓦砾堆中,等待验收。梁占绪也不得不为自己谋出路,他以水泥厂资产折价入股加入了当地一家物流企业,从老板变成了股东;而54岁的梁占林也同样要面对水泥厂拆除的现实。

在被关停拆除之前,凤城水泥共有职工120名,现在,像梁占林这样从水泥厂出来自谋职业的职工,总共有29名。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3

按照企业改制协议,梁占绪需要给自谋职业的职工发放一定的安置补偿金,但是由于企业拆除补偿资金迟迟没有到位,梁占绪思来想去,决定先从他入股的企业借点钱,给这批职工发放补偿金。

河北省高邑县发改局局长王增奎:“我最关注的,企业的补偿金要及时的足额地打到发改局账户上,另外,我马上要完善这个改制方案,让他们这个职工形成一个咱们比较,大家比较认可的达成一致的这么一个方案,我们完了以后及时地兑付这个经济补偿金。”

去产能工作不是粗暴的“做减法”,凤城水泥公司从2016年3月时候开始启动关停工作,经历了无数次的沟通协商,才有了企业逐步关停拆除的进展。而从给企业做工作同意拆除,到协调企业职工妥善安置,每一个环节的推进,都在考验着基层干部的智慧和耐心。

再难的工作也要做,再硬“骨头”也得“啃”,因为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“五大任务”中的首要任务,能否按期完成好去产能目标任务,事关国家改革大局。

实际上,石家庄市从2007年就已经逐步开展水泥产业的淘汰工作。在石家庄水泥企业分布最多的县市鹿泉,高峰时水泥企业曾多达166家,截至2013年底,鹿泉仅剩27家水泥企业。

此后,通过2013年、2014年全市范围内的两次集中拆除,石家庄市共关停拆除水泥企业35家,共减少了水泥产能1850万吨,约占全市总产能的40%,比原定计划提前3年完成“淘汰水泥过剩产能1500万吨”的目标任务。

在淘汰水泥产能的过程中,石家庄市鹿泉区工信局,专门成立了水泥淘汰办公室。三年前,刚接到拆除任务的石家庄市鹿泉区工信局局长张振平,就感受到了拆除工作的艰巨。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4

水泥行业在当地已有几十年的发展惯性,要想在几年时间里进行缩减关停,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为了把去产能的工作推进下去,张振平他们几乎每天都和镇上的工作人员到水泥企业挨家做工作。

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工信局局长张振平:比如说有一个企业,他说他母亲不同意,那么是当时是淘汰办公室跟当时的乡长,镇长我们到医院看望他母亲,也是做工作,逐渐逐渐这个过程是层层剥离点点做,这个工作逐步再下来了,当然是这个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非常煎熬过程。

在石家庄市鹿泉区工信局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看到了当年拆除的水泥企业的档案。每家水泥企业的产能统计,拆除补偿协议、拆除计划、补偿金发放情况等,都有明确的记录。

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:当时我们也算过一笔帐,眼前和长远的帐,眼前的收入确实是减少了,GDP是减少了,财政收入减少了,但是长远来说,我们也算了环境帐,算了经济帐,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我们这些高附加值产业上去之后,这是一笔经济帐,算了环境帐,排放量少了,环境优了,可能有更多优势企业就会向石家庄聚集,这些帐我们也都有一笔。

简单算经济账,石家庄市好像吃亏了,搭进去好多钱,GDP还下来了。但算大账,从长远看,却看到了希望和光明的未来。2007年,石家庄市鹿泉区工业用电量为24.6亿度,财政收入为10亿元,2015年,鹿泉区工业用电量19.7亿度,财政收入32亿元,8年时间,工业用电量减少4.9亿度,财政收入却增加了2.2倍。

  随着石家庄一声巨响:再见了,中国的“水泥走廊”!

今年1-5月全国水泥均价跌至近10年的最低,上半年水泥市场行情异常低迷。2016年5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》,就今后一段时期化解水泥等行业过剩产能作出具体部署,提出到2020年,再压减一批水泥熟料,产能利用率回到合理区间;水泥熟料产量排名前10家企业的生产集中度达60%左右。

同时,2020年底前,严禁备案和新建扩大产能的水泥熟料建设项目。水泥行业面临着巨大的产能压力,化解过剩产能任务艰巨,但是去产能工作并不是简单地“一关了之”,而是要倒逼地方、行业、企业加快发展高附加值、符合产业转型升级方向的新产业。那么石家庄水泥企业在砸掉了“泥”饭碗后,又如何再造“铁”饭碗呢?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5

在2013年12月17日和2014年2月17日这两天,石家庄市共开展了两次水泥企业集中拆除行动,关停拆除水泥企业35家。安中平的水泥企业尽管规模大、效益好,但还是在第一批集中行动中就拆除关停了。

安中平的企业所在的石家庄市鹿泉区宜安镇,是有名的水泥乡镇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凭借当地矿山上丰富的石灰石资源,众多的水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。水泥企业最多时达到72家。靠着水泥产业的发展,宜安镇也成了当地颇有名气的工业强镇。水泥产业的繁荣,也拉动了当地的就业,附近村子里,几乎家家都有人在水泥厂上班,即便是跑运输、开饭店的村民,他们的生意基本上也都是绕着水泥厂在转。

在宜安镇工作了二十几年的副镇长李志刚告诉记者,不光是在宜安镇,隔壁的平山县,在西柏坡高速公路两侧,同样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家水泥企业,当地人把这一整片区域称为“水泥走廊”。

刚刚清理完拆除后的水泥厂区,安中平就一刻没闲着,开始谋划新的项目,准备东山再起。

 “去产能”背后的故事:水泥厂被关停政府赔了1000万!

安中平的企业位于宜安镇的东焦村,正是“水泥走廊”的中心地段,当初除了水泥企业众多,也分布有大量的核桃林,加上最近几年政府产业扶持、荒山绿化,周围的核桃资源十分丰富。安中平决定充分利用当地资源,在核桃上做文章——加工生产核桃饮品。

河北华洋饮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安中平:“当时他们有人跟我谈,说你上一条生产线就是花一千多万,我说那没事,一千多万,政府赔了一千多万,咱们再把设备卖,差不多就够了。”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6

考察技术,建设厂房,安装设备。闲不住的安中平,说干就干,可是企业刚建到一半,就遇到了大问题——没钱了。

幸运的是,政府了解到了安中平的情况,鉴于他是鹿泉第一家转型创业的水泥企业,为鼓励企业发展,区政府专门给他协调了300万的补偿资金,这才终于帮助安中平渡过了难关。2014年底,安中平的核桃饮料产品顺利投产。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7

近年来,石家庄市大力整治荒山,实施太行山绿化工程,曾经的水泥走廊,已经被成片的苗木、果树所覆盖。曾经的鹿泉区宜安镇,靠山吃山,大力发展水泥业,给当地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。而如今,水泥走廊已经不复存在,做了20年水泥的安中平对“靠山吃山”,也有了新的理解。

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8

河北华洋饮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安中平:“过去都是靠山吃石头,我们是做水泥的,水泥厂都是用石灰岩,现在我们也是靠山,我们现在吃核桃,这个吃核桃和吃石头不太一样,这个多环保,营养又大,也没什么污染,和搞水泥一个是天上,一个是地下。”
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了解到,从2007年开始,宜安镇总共关停水泥企业34家,如今已有9家企业成功转型或者引进了合作项目。年纳税800万水泥企业轰然倒塌9

石家庄淘汰水泥产能5000万吨金山银山变“绿水青山”

石家庄通过列入国家和省淘汰落后产能计划的淘汰落后工作,以及实施蓝天碧水工程,自“十二五”以来,已总计淘汰退出的水泥产能接近5000万吨。

2015年,石家庄全市规上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.6%,高于全部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5.6个百分点;占全部规上工业比重达到17.1%,较2013年提高3.1个百分点。全市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.3%,低于全部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0.7个百分点;占全部规上工业比重34.2%,较2013年下降2个百分点。通过水泥产能的去化调整,产业结构正不断优化,工业转型升级、提质增效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Top